“孩子,爸爸不累”,父母卖惨,可惜这届孩子并不买账

原标题 :“孩子 ,孩爸孩并爸爸不累”,爸不不买父母卖惨,累父可惜这届孩子并不买账

文 | 米粒妈

前几天 ,母卖一个卖惨父亲在工地录的惜届视频上了热搜。

这段视频中,孩爸孩并他戴着安全帽,爸不不买汗流满了整张脸 ,累父卖惨话术非常阴阳怪气。母卖

其实父母为供孩子读书极尽操劳,惜届这本就是孩爸孩并个事实。很多寒门贵子也都是爸不不买因为父母确实特别不容易,才更有动力去发奋读书。累父

但是母卖如果像这样直接把这个事儿给“阴阳”出来,好像就变味了。惜届

事实上也确实如此,评论区一片不买账的声音:

不热就行 ,好好干活 。

爸我今天在朋友家玩了,朋友家很大,空调开了一整天,朋友的妈妈还给了我5000块让我们出去玩。

不得不说,这届00后是真的猛 。直接就是一个不接受卖惨的大动作。

这个年代已经不流行苦难教育了,因为这种令人不适的卖惨 ,本质上其实是一种道德绑架 。

展开全文

尽管想让孩子看到自己的辛苦  ,是一个平凡人的正常心境  。但是方法用不对  ,必定适得其反 。把这些压力用卖惨的方式转嫁到孩子身上,这种行为也很难说是爱孩子 。

以付出之名行绑架之实

卖惨界的骨灰级选手,莫过于鲁迅先生笔下的祥林嫂了  。

直到她说到呜咽,她们也就一齐流下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泪 ,叹息一番 ,满足地去了 ,一面还纷纷地评论着。

儿子让狼吃了  ,她每天在人群中念叨这件事,而坎坷通常会陪着哭一哭,然后“满足”离去。

起初,其实听众们是很同情祥林嫂的,但是一来二去 ,她每天说每天说,大家就不再奉陪 ,甚至察觉到某些卖惨的意味之后 ,大家开始有了嘲讽的成分。

在孩子们的眼里 ,其实卖惨的父母也是这样一种观感。

父母因为太过操劳去向孩子诉苦,孩子肯定会在一开始特别愧疚,并且暗暗下决心一定不辜负父母的苦心 。

但是总说总说 ,孩子们势必会产生抵触情绪 ,甚至还会适得其反。

在传统观念中 ,父母和孩子之间本来就存在一种权力关系 。百善孝为先 ,似乎看到父母为自己所做的付出并不是出于情分,而应该是一种本分 。

当这种理所应当的本分被施加在孩子身上时 ,父母的道德绑架就给自己赋予了某种权利:那就是控制 。

想教育孩子好好学习就直接说呗 ,非要前期卖惨铺垫一下 ,然后再提出要求 ,要孩子无条件服从 。胆敢说不 ,孩子就要背上愧疚的枷锁 。

之前在某乎上看到一个女孩说,每次和妈妈吵架,妈妈都会重复:

为了生你 ,我半条命都快没了!

要不是为了你,我早就……

她回到房间一言不发,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 。跟父母的养育之恩比起来,自己的兴趣和想法简直不值一提。

所以无条件接受父母的一切要求,就变得合情合理。而孩子接受的是父母的要求 ,放弃的却是自我。

就像那句名言说的 :

一个被父母虐待的孩子 ,并不会停止爱父母,只会停止爱自己 。

有毒的苦难教育

很多父母特别热忠于苦难教育 ,就像视频中这个工地上的爸爸一样  ,他在受苦受累,却在话语中阴阳道 :

儿子你好好打游戏 ,空调一定要开大一点 ,别热着。

非要通过强调自己的苦难 ,来反衬孩子享受的幸福 。我只想说,他是懂怎么让人不舒服的 。

前几天网上有一段视频很火 ,一个妈妈放假带女儿一起出门旅行,两个人坐的是绿皮火车 ,还是无座票。

中间女孩实在支撑不住了,坐在行李箱上吃起了泡面,四周人来人往,女孩被挤得缩着身子,忍受着旁边人的侧目 ,看起来很是尴尬。

然后妈妈配的文案是这样的:

有困难要上,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。无座慢车,给我好几个白眼 ,下次继续 。

于是就有人在评论区问了 :

为啥要买无座车票?又不是什么急事,出门提前规划啊 。

妈妈回答得理直气壮 :

我想 ,我吃过的苦 ,她也得感受一下。

我还没让她捡破烂呢  。

因为自己小时候坐的是无座绿皮车,自己小时候捡过破烂儿 ,就一定要让孩子也都体验一遍。

关于这件事  ,米粒妈专门写过一篇,戳这里看:《无用的节俭 ,吃人造的苦,才是最毁孩子的教育》。

这种所谓的苦难教育里 ,我真的看不到爱 ,只看到心里不平衡之下的道德绑架。

还有的父母,热别热衷于“苦情”戏码 ,专门喜欢在孩子面前表现自己的苦 。就算没有苦可吃,也要找点罪受 :

明明家里有电饭煲,妈妈偏要凌晨四点起床烧柴火煮饭,然后告诉孩子她很辛苦;

明明有洗衣机,却偏要在冬天用结了冰的水手洗衣服  ,然后给孩子看她冻肿的手;

明明有自来水,爸爸却要在40度的夏天去两公里外地方挑水 ,然后因为中暑打电话骂孩子半个小时说他不孝……

这都是活生生的真实事件,这些戏多的父母,真的让他们的孩子承受了太多 。

就像有一些表演型人格的人  ,特别喜欢在公共平台炫富啊,晒自己幸福美满的生活日常 ,目的其实是想让大家羡慕 ,迎来一些赞美和关注。

这些卖惨父母的人格中,或许也有这样的一种心态 ,只是他们喜欢用相反的方式去博关注 ,目的都是被看见。

这些父母的内心里 ,很可能依然住着一个承受过苦难的孩子 。他们终其一生都在和苦难带给他们的创伤作斗争  ,于是他们把这些苦难投射给了孩子 。

他们看似是在进行苦难教育 ,其实是在通过投苦难的方式给自己“找妈妈” ,是在用拖别人下水的方式 ,来弥补自己早年的确实。

而忠诚的孩子真的会在无意识中配合大人的需求 ,通过自折翅膀终成为和父母相濡以沫的残鸟。通过压抑自己的需求 ,来成全父母的绑架 。

因为孩子们总是比我们想象的,更爱我们  。

真正的付出无需言语

奇葩说辩手席瑞曾分享过自己小时候的一个故事。

“家里没钱,你妈一个人养你不容易。”是他从小到大最常听的一句话 。

也是因为总绷着这根弦 ,所以他很早就很懂事,知道不给妈妈找麻烦 ,要帮妈妈分担 。

可是有一次 ,他和姥姥逛超市 ,看到一瓶桔子罐头。

看了很久,他没忍住摸了一下  ,姥姥看见他渴望的眼神,虽然犹豫了一下,可还是买了下来 。

回去的路上,席瑞很开心 ,可姥姥突然说了一句话:“这个罐头能抵我们一顿的饭钱了”。

他说:“那是这辈子我吃过最苦的罐头 ,我直到今天都清楚地记得罐头的价格是7块9 。”在那之后桔子罐头带给他的记忆只有苦涩 ,没有甜蜜 。

7.9元的桔子罐头,成了扎在他心里的一根刺。其实买都买了,姥姥真的大可不必这么说的 。

现在 ,他早已不是那个吃不起罐头的小男孩了 ,可是每到消费场所 ,他的第一反应仍然是害怕自己买不起 。这应该就是创伤应激了 。

只要病得不严重 ,他从来不敢去医院,哪怕面对别人真心的夸赞 ,他的第一反应仍然是:我不配 。

当不配得感在孩子的心里深深扎根,这几乎会伴随他的整个人生,是不可逆的 。

知道感恩的寒门贵子很多很多 ,而那些真正发自内心去感恩、努力改命 ,然后反哺父母的孩子,真的不需要你在他们面前卖惨。

还记得那个手执奥运圣火的武大学霸黄来女吗 :《那位763分上武大 ,照顾瘫痪父亲还能保研的学霸小姐姐,诠释了真正的强者思维》

她出生一个贫寒的家庭,4岁那年 ,母亲不堪生活重负,选择离开了家。

从那时起  ,黄来女就和父亲相依为命 。

成长在风雨飘摇的贫苦之家 ,黄来女并没有感到特别凄惨 。因为父亲的爱厚重如山,在漫长的童年岁月里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。

那时候  ,父女俩的日子过得很难。父亲做临时工的县文工团解散了  ,他只能带着年幼的女儿四处打工。

他们去海边挖过海螺,也推着三轮车卖过糕点。因为随时要更换谋生的地点,黄来女必须跟着父亲四处奔波。所以两次辍学  ,只上到三年级。

但是那段最穷苦的日子,黄来女却从来没觉得苦过 ,反而是觉得特别温馨 。

她记得父亲在煤油灯下教自己读书、父亲给她拉二胡、为她缝衣服……

因为有了来自原生家庭足够的爱,黄来女看问题的心态总是特别乐观,无论多艰难  ,只要有父亲在 ,她就有了满满的安全感。

后来父亲突然病倒 ,黄来女在学校旁边租了个小屋照顾父亲,她每天早上6点起床 ,准备早餐、帮父亲洗漱、打针吃药 。

中午下课,还要赶回去做午饭,替父亲熬药  。每天如一日的给父亲按摩。

当父亲醒来,父女俩相拥痛哭失声。

父亲供他上学的苦 ,他只字未提,女儿却全都看在眼里 。女儿照顾父亲的苦 ,她也从未抱怨,而是全都化作父亲苏醒后的热泪。

这才是亲情之爱本该有的样子 。它不用去表演苦难,在苦难中依然乐观,克服一切苦痛相互搀扶 ,携手共度,这才是良性的互动和循环 。

苦难教育并不会使孩子更爱我们,道德绑架并不会更加激励孩子的上进心 。它只不过是自私又戏多的父母彰显苦难的一种无声的控诉 。

真正的爱 ,应该有着良性的发心 。我们真心希望孩子好,并且真心希望孩子能够因为我们的帮助而变得更好 。